<code id="gut5n"><small id="gut5n"><track id="gut5n"></track></small></code>

  • <tr id="gut5n"></tr>

  • <big id="gut5n"></big>

  • ×

    “4·15”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系列宣傳——案例警示宣傳之毒品交易

    時間:2024-04-15 16:35:06 作者: 瀏覽次數:

    摘要:古某某販賣、運輸毒品、洗錢案——自洗錢行為的認定

    古某某販賣、運輸毒品、洗錢案——自洗錢行為的認定

    關鍵詞
    • 刑事
    • 販賣、運輸毒品罪
    • 洗錢罪
    • 自洗錢
    • 上游犯罪
    • 他人賬戶
    • 接收違法所得
    基本案情
      2021年3月間,被告人古某某與侯某(另案處理)商量確定進行毒品甲基苯丙胺(冰毒)交易后,古某某為掩飾、隱瞞其犯罪所得的來源和性質,利用陶某某(另案處理)名下中國農業銀行賬戶接收侯某轉存毒資17萬元,并指使陶某某于同年3月30日、31日分兩次通過銀行柜臺取現方式支取。3月31日,古某某又指使陶某某將毒品從湖北省武漢市送至北京市侯某處。同年4月1日10時許,民警在北京西客站出站口附近將陶某某查獲,從其身上所背雙肩背包內當場繳獲白色可疑晶體四包(經鑒定含有甲基苯丙胺成分,計重193.92克)。2021年6月1日,公安機關在湖北省武漢市將被告人古某某抓獲。
      北京市東城區人民法院于2022年1月17日作出(2021)京0101刑初860號刑事判決:一、被告人古某某犯販賣、運輸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并處沒收個人財產五萬元;犯洗錢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三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二萬元;決定執行有期徒刑十六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罰金人民幣二萬元,沒收個人財產五萬元;二、繼續追繳被告人古某某違法所得十七萬元,予以沒收;三、在案扣押未移送本院之物品,由扣押機關依法處理。
      一審宣判后,被告人古某某提出上訴,北京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于2022年4月12日作出(2022)京02刑終92號刑事裁定,裁定駁回上訴人古某某的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判決認為:本案的爭議焦點在于古某某利用他人賬戶接收、支取毒資是否屬于自洗錢行為。
      第一,從2021年3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十一)》對洗錢罪的刑法條文作了重大修改,將“自洗錢”納入洗錢罪的打擊范圍。由于洗錢行為破壞了金融管理秩序,切斷了犯罪所得的資金與上游犯罪的關聯,同時又具有助長上游犯罪的性質,加之洗錢行為對國家安全和國際政治穩定可能帶來的高度風險,以及打擊洗錢犯罪的國際趨勢,自洗錢行為不再是上游犯罪的自然延伸,不屬于事后不可罰行為,應單獨認定為犯罪。
      第二,應先明確洗錢行為的本質,以區分洗錢行為與非洗錢行為。行為人具有掩飾、隱瞞犯罪所得及其收益的故意,在刑法第191條規定的上游犯罪完成后,對犯罪所得及其產生的收益實施了轉換、轉化等清洗行為。洗錢行為的本質在于使上游犯罪所得“表面合法化”,最終是否成功掩蓋犯罪所得的非法性不是其構成要素,即認定洗錢違法犯罪時無需要求其達到完全逃避監管和偵查的客觀效果。如行為人僅對上游犯罪所得及其收益實施持有、藏匿、改變財物存放場所,增設或更換財物保管人,及未改變財物形態的日常使用和消耗型生活消費等情形,未轉變非法所得及收益性狀和本質的行為,不應認定為自洗錢行為。
      第三,自洗錢行為與上游犯罪的區分。洗錢罪的認定以上游犯罪的認定為前提,因而屬于犯罪構成的形式上的洗錢行為不宜認定為洗錢罪。如以財物交付、取得為既遂要件的犯罪中,利用他人提供賬戶接收上游犯罪所得,是犯罪目的的實現過程,屬于上游犯罪構成要件的一部分,不需要再評價洗錢行為,如接收犯罪所得或者幫助接收犯罪所得后進一步轉賬、取現等掩飾、隱瞞行為,可單獨評價為洗錢行為。因而對于不以財物交付、取得為既遂要件的犯罪中,即便財物交付、取得可能為上游犯罪的一個環節,不影響洗錢罪的認定。
      本案中,被告人古某某主觀上具有掩飾、隱瞞犯罪所得及其產生的收益來源和性質的故意,客觀上實施了虛構資金流向、改變毒資性質等掩飾、隱瞞犯罪所得及其產生的收益的來源和性質的行為,屬于自洗錢。其二,古某某與陶某某僅為朋友關系,不存在雙方使用同一銀行卡進行生活收支的可能,因而古某某主觀上存在利用他人賬戶改變毒資性質的主觀故意。其三,作為上游犯罪的販賣毒品罪以毒品實際轉移給買方為既遂,轉移毒品后行為人是否已經獲取了利益,并不影響既遂的成立,因而財物交付、取得為上游犯罪的一個環節,不影響洗錢罪的認定,根據罪責刑相適應的原則,應與上游犯罪數罪并罰;其四,在案證據未顯示陶某某實質影響洗錢計劃的制定,因而陶某某不構成上游犯罪的共犯。故古某某的行為構成洗錢罪。
     
    裁判要旨
      《刑法修正案(十一)》將自洗錢行為獨立入罪,其法益應理解為金融管理秩序與上游犯罪的保護法益。在自洗錢的認定中,其一,以是否“掩飾、隱瞞上游犯罪所得及其產生的收益”來判斷是否屬于洗錢行為。其二,上游犯罪行為人使用他人賬戶獲取違法所得的,可以通過賬戶的實際控制人及二者間的財物關聯性區分自洗錢與他洗錢;其三,為避免洗錢罪重復評價上游犯罪構成要件,利用他人提供賬戶接收上游犯罪所得的,在以財物交付、取得為既遂要件的犯罪中一般不再評價洗錢行為;其四,自洗錢行為與刑法特別規定存在競合的,應擇一重罪定罪處罰;其五,上游犯罪行為人與他人在事前進行洗錢合謀的,應以他人是否實質影響洗錢行為的計劃制定區分上游犯罪與自洗錢的共犯。
     
    案例來自于“人民法院案例庫。入庫編號2023-04-1-356-012”
    【招商信諾遼寧分公司宣】
    免責聲明:本文僅以傳播保險理念,普及保險知識為目的,具體保險產品責任請以保險合同條款為準。

    上一篇

    下一篇

    • 微信公眾號

      微信公眾號

    • 下載官方APP

      下載官方APP

    • 關注官方抖音號

      官方抖音號

    秋葵免费高清视频在线观看